1. <sub id="trxdp"><td id="trxdp"></td></sub>
        1. 讀者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

          上市公司:讀者傳媒

          股票代碼:603999

          “喚醒”古籍!探訪(fǎng)文溯閣《四庫全書(shū)》數字化影印出版工程(人民眼·讓文物活起來(lái)③)

          2024-06-01 10:04

          微信圖片_20240603100330

          圖①:讀者古籍數字科技中心工作人員對文溯閣《四庫全書(shū)》數字化文件進(jìn)行質(zhì)檢。本報記者 王錦濤攝 圖②:甘肅省圖書(shū)館依托文溯閣《四庫全書(shū)》開(kāi)發(fā)的文創(chuàng )產(chǎn)品。圖③:甘肅省圖書(shū)館文溯閣《四庫全書(shū)》藏書(shū)館工作人員巡查書(shū)庫。圖②③均為甘肅省圖書(shū)館提供 圖④:甘肅省圖書(shū)館文溯閣《四庫全書(shū)》藏書(shū)館主樓。本報記者 王錦濤攝引 子登臨蘭州北山九州臺,甘肅省圖書(shū)館文溯閣《四庫全書(shū)》藏書(shū)館躍入眼簾——館樓飛檐翹角,踞北山而瞰黃河。自正門(mén)入樓,穿鞋套,做登記,進(jìn)書(shū)庫。書(shū)庫恒溫恒濕,1128個(gè)香樟木書(shū)箱層層疊疊,收錄典籍6141函、3474種、36315冊的文溯閣《四庫全書(shū)》就安放于箱中。2023年6月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在中國國家版本館中央總館考察調研時(shí),詳細聽(tīng)取《四庫全書(shū)》版本源流、紙張印刷、保護收藏等介紹,叮囑工作人員:“我最關(guān)心的就是中華文明歷經(jīng)滄桑留下的最寶貴的東西。中華民族的一些典籍在歲月侵蝕中已經(jīng)失去了不少,留下來(lái)的這些瑰寶一定要千方百計呵護好、珍惜好,把我們這個(gè)世界上唯一沒(méi)有中斷的文明繼續傳承下去。”《四庫全書(shū)》編纂于清代乾隆年間,是我國歷史上規模最大的叢書(shū),修成后謄抄7部,分藏于紫禁城文淵閣、圓明園文源閣、盛京(今沈陽(yáng))文溯閣、承德避暑山莊文津閣、杭州文瀾閣等地。目前存世三部半,分別為文淵閣本、文溯閣本、文津閣本,以及被稱(chēng)為“半部”的文瀾閣殘本。其中,文溯閣本輾轉多地,于2006年入藏現在的藏書(shū)館,也是“三部半”中唯一尚未完整影印出版的一部。為了讓書(shū)寫(xiě)在古籍里的文字活起來(lái),經(jīng)過(guò)長(cháng)期縝密的籌劃論證,2021年8月,甘肅省正式啟動(dòng)文溯閣《四庫全書(shū)》數字化影印出版工程。目前,文溯閣《四庫全書(shū)》數字采集工作已全部完成,數據處理工作完成70%。從現在起至2028年,文溯閣《四庫全書(shū)》將按經(jīng)、史、子、集四部,分期分批推出全套影印版本。數字采集采集方案、流程規范和相關(guān)作業(yè)標準周密完善約8億字的文溯閣《四庫全書(shū)》共有多少頁(yè)?數字化之前鮮有人知。“換算為現代書(shū)籍頁(yè)碼,共488萬(wàn)多頁(yè)。”文溯閣《四庫全書(shū)》數字化影印出版專(zhuān)職工作組組長(cháng)宋學(xué)娟說(shuō)。作為讀者出版集團有限公司所屬的讀者古籍數字科技中心總經(jīng)理,宋學(xué)娟過(guò)去兩年多時(shí)間帶領(lǐng)團隊把文溯閣《四庫全書(shū)》從紙上“搬進(jìn)”了電腦——逐頁(yè)掃描、存入,數據資源總量逾700TB(太字節)。“如果用常見(jiàn)的容量32GB的U盤(pán)存儲,需要2.2萬(wàn)多個(gè)才能裝下。”宋學(xué)娟說(shuō)。文溯閣《四庫全書(shū)》既是歷史典籍,又是珍貴文物。若藏于高閣,難以活化利用;若活化利用,又有損壞之虞。如何破解“藏”“用”兩難?2021年8月,甘肅省委宣傳部制定《文溯閣〈四庫全書(shū)〉數字化影印出版工作重啟方案》,力求在保護的同時(shí)“喚醒”古籍。古籍真本由甘肅省圖書(shū)館提供,數據采集處理、影印出版等工作由讀者出版集團有限公司具體實(shí)施。數字化影印出版工程分為“數字采集—數據處理—影印出版及數據庫建設”3個(gè)階段。所需經(jīng)費,部分由中央文化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專(zhuān)項資金、甘肅省財政資助,部分由讀者出版集團有限公司自籌。數字采集,免不了要接觸古籍真本,如何確保其安全無(wú)損?甘肅省圖書(shū)館和讀者出版集團有限公司制定了周密完善的采集方案、流程規范和相關(guān)作業(yè)標準,“54條數字化工作流程規定,涵蓋前期準備、文獻出庫、數據處理等全部流程。”宋學(xué)娟介紹。為保古籍安全萬(wàn)無(wú)一失,文溯閣《四庫全書(shū)》藏書(shū)館二樓會(huì )議室被改造成了數字采集室,做到原書(shū)“出庫不出館”。而從書(shū)庫到采集室,平常不到一分鐘的路程,藏書(shū)館90后館員魏?jiǎn)滩▍s要走好幾分鐘:戴上白色手套,細查一遍即將出庫的古籍,再輕輕捧起,就像捧著(zhù)一碗不能灑出的水,慢慢往樓上“移”,“就怕腳下不穩”。“古籍出庫,要填報11類(lèi)表格,層層審批。歸還時(shí),所有細節都要對得上。”魏?jiǎn)滩ㄕf(shuō),以其中的《提書(shū)登記表》為例,提取古籍需詳細填報當日采集計劃、提取數量,然后與書(shū)庫管理員共同清點(diǎn)每一函、每一冊書(shū),包括函盒、夾板、束帶、銅扣的存缺程度,每一冊古籍的題名、卷數、頁(yè)數,以及有無(wú)破損、污跡或霉斑等情況,“這些都要一一記錄在案。一送一回路上、數據采集期間,古籍若有半點(diǎn)閃失,都會(huì )被及時(shí)發(fā)現。”數字采集作業(yè)班班長(cháng)楊旭勇告訴記者,采集時(shí)必須使用古籍專(zhuān)用非接觸式掃描儀高清掃描,且光源必須是冷光源。對采集人員,甘肅省圖書(shū)館的古籍專(zhuān)家也開(kāi)展了多輪培訓演練,“既要保證掃描精度與進(jìn)度,還要避免傷害古籍,翻書(shū)的力道不能輕也不能重,要穩而有力。”楊旭勇說(shuō)。準備周密,工作前期進(jìn)展順利,意料不到的問(wèn)題還是出現了。“古籍開(kāi)本大小相同,厚薄卻不一樣。”宋學(xué)娟翻開(kāi)一本書(shū),拿到一臺掃描儀前比劃道,“超3厘米厚的古籍,用這種平板掃描儀掃描,靠近訂口的部分內容很難被有效采集。”為啥?不按壓,無(wú)法掃描;按壓,古籍易損,且采集到的內容會(huì )變形。怎么辦?“為保證采集質(zhì)量,我們追加預算,在已采購10臺古籍專(zhuān)用平板掃描儀的基礎上,又購置了兩臺V型古籍掃描儀。”宋學(xué)娟說(shuō),使用這種掃描儀,只需將書(shū)翻開(kāi)到90度,即可完成掃描采集,問(wèn)題迎刃而解。2021年12月23日,開(kāi)機掃描;2022年5月23日,采集告竣。“整整5個(gè)月,經(jīng)過(guò)人員倒班,實(shí)現每天工作16個(gè)小時(shí)、一天未休。古籍沒(méi)有絲毫受損,函盒沒(méi)有增加一道劃痕。”陽(yáng)光透過(guò)窗口,灑在黃底黑字的《文溯閣〈四庫全書(shū)〉數字化工作手冊》上,宋學(xué)娟長(cháng)舒一口氣。數據處理數字文件與古籍真本如同孿生,最大程度呈現古籍原貌偌大的房間里,數十名工作人員神情專(zhuān)注、緊盯屏幕,只聽(tīng)見(jiàn)鍵盤(pán)敲擊聲此起彼伏。在讀者古籍數字科技中心的數據處理室,采集來(lái)的文溯閣《四庫全書(shū)》數據,將被加工成標準的數字文件,供后續影印出版和數據庫建設之用。“數據處理有4道流程,圖版處理、一校、二校和質(zhì)檢存儲。”宋學(xué)娟介紹,其中圖版處理是關(guān)鍵,主要工作是拼接完整“葉”。葉,古籍特有的量詞。不同于現代書(shū)籍,古代紙張多為單面印刷,一張紙即為一葉,書(shū)冊由一葉一葉對折后裝訂而成。一葉,相當于現代書(shū)籍的兩頁(yè)。所以,數字采集到的掃描件實(shí)則都是半葉,圖版處理就是讓它們合二為一。“最初,我們先在電腦上制作一個(gè)標準葉模板,再利用智能軟件,從掃描件上提取文字,貼在模板上。”宋學(xué)娟告訴記者,但實(shí)際操作中發(fā)現,智能軟件可能會(huì )漏字、識錯字,且原本每一葉的版式不盡相同,模板統一后,有“失真”之嫌。數字文件與古籍真本,如何保持孿生一般的相同面貌?“我們摒棄了標準模板,選擇了逐葉拼接,最大程度呈現古籍原貌。”宋學(xué)娟說(shuō)。圖版處理不易,校對任務(wù)也很繁重。文溯閣《四庫全書(shū)》數據校對人員張靜從事古籍校對工作已有10年,但從未校對過(guò)如此海量?jì)热?。利用數字技術(shù)能夠提速,但一些訛誤很難被發(fā)現。不久前,張靜在校對時(shí)發(fā)現,一個(gè)“丸”字疑為“九”字。經(jīng)仔細核校后確認,果然是因為古籍宣紙里的植物纖維發(fā)生霉變,掃描時(shí)多出了這一“點(diǎn)”。起初,一天校對300葉是張靜的上限。“剛開(kāi)始時(shí)平均用力,耗時(shí)較多。”她說(shuō),而今這個(gè)數字翻了近3倍,“慢慢地,哪里容易出錯、哪里容易變色,心里都有了數,效率提高不少。”效率高了,膽子卻小了。“總擔心有錯誤沒(méi)能及時(shí)發(fā)現。”張靜回憶,有次下樓吃午餐,飯剛端上來(lái),她又起身趕忙回到辦公室,“以為忘了標注一處訛誤,打開(kāi)電腦一看,其實(shí)已經(jīng)做了記錄。”為明確權責,避免誤操作,從圖版處理到一校、二校,再到最后的質(zhì)檢存儲,文溯閣《四庫全書(shū)》數據處理是條“單行道”。電腦之間不能互相訪(fǎng)問(wèn),數據傳給下一流程后,前一流程的人員將無(wú)權再改。“在數據處理程序軟件和制度流程上,我們有一套完整設計,確保數據資源安全。”宋學(xué)娟輸入賬號、密碼,登錄數字化成果管理系統,所有成品文件呈現在眼前,函盒編碼、書(shū)名、作者、朝代,以及長(cháng)、寬、高和冊數等基本信息,都有詳細記錄。“我們爭取今年內基本完成圖版處理工作。”她說(shuō)。影印出版不少圖書(shū)館、藏書(shū)機構等正虛位以待,靜待“四閣四庫合璧”文溯閣《四庫全書(shū)》影印出版,匯聚了社會(huì )各界的期待。西北師范大學(xué)教授趙逵夫全程參與了文溯閣《四庫全書(shū)》影印出版工程專(zhuān)家論證會(huì )。他說(shuō),《四庫全書(shū)》現存不同版本在內容、冊數、卷數上皆有不同,通過(guò)數字化影印出版,方便學(xué)者比對研究,意義重大。蘭州大學(xué)教授汪受寬也持相同觀(guān)點(diǎn)。他曾用兩年時(shí)間,帶著(zhù)學(xué)生對甘肅省圖書(shū)館編印的《影印文溯閣四庫全書(shū)四種》進(jìn)行整理、標點(diǎn)和精細???,并將收錄其中的《易圖說(shuō)》《長(cháng)安志圖》《墨法集要》《璇璣圖詩(shī)讀法》這4種(每種各1冊)書(shū),跟文淵閣本進(jìn)行對比,發(fā)現兩個(gè)版本的文字、圖片等存在901處差異。“4冊書(shū)就有這么多差異,3.6萬(wàn)多冊會(huì )是什么樣?”汪受寬說(shuō),“文溯閣《四庫全書(shū)》影印出版,將對文化史、史學(xué)史、文獻學(xué)研究等都產(chǎn)生重要影響。”期望值高,現實(shí)問(wèn)題也不少。一方面,古籍實(shí)現數字化后,盜印現象難以杜絕。另一方面,超大規模古籍的影印出版投入巨大,盈利是個(gè)難題。“變古籍為現代書(shū)籍,背后是大量的人力、物力、財力成本。”讀者出版集團有限公司所屬甘肅人民出版社社長(cháng)、總編輯原彥平坦言。防止數據泄露,采集區域設置嚴密安保措施。宋學(xué)娟介紹,任何人出入采集區,都須經(jīng)過(guò)嚴格安檢,以防手機等電子設備進(jìn)入工作區域。同時(shí),每個(gè)工作臺均安裝了監控設備,每臺電腦都作了加密設置。應對盈利難題,找準盈利點(diǎn)是關(guān)鍵。原彥平給記者詳細分析:古籍影印本主要有仿真本和縮印本。前者好比是“克隆體”,從紙張到字號,從排版到裝幀,與原書(shū)幾乎“一模一樣”;后者則是“迷你版”,內容不變,但字號變小、頁(yè)數變少,冊數大幅縮減。“文溯閣《四庫全書(shū)》若是出全套仿真影印本,成本過(guò)高,市場(chǎng)較小。”原彥平說(shuō),文溯閣《四庫全書(shū)》多達3.6萬(wàn)余冊,數據采集、處理、編輯、出版等投入大,且多為手工完成,成本高,發(fā)行對象則主要為圖書(shū)館、文化館、高校、研究院所等專(zhuān)業(yè)機構和為數不多的研究者。2024年1月3日,文溯閣《四庫全書(shū)》經(jīng)部影印出版專(zhuān)題工作會(huì )議召開(kāi),確定了出版方案——縮印、16開(kāi)本、236冊。“我們將按經(jīng)、史、子、集四部,分期分批推出縮印本。如果全套出齊,預計共1500冊。”原彥平說(shuō)。走進(jìn)甘肅省圖書(shū)館的古籍閱覽室,其他三閣《四庫全書(shū)》的影印本旁,工作人員已為文溯閣《四庫全書(shū)》的影印本騰好了書(shū)架。“古籍影印本看似小眾、銷(xiāo)路窄,實(shí)際上,版本好、印刷精美、定價(jià)合適的古籍,自有其發(fā)行空間。”從事出版行業(yè)20多年,宋學(xué)娟對文溯閣《四庫全書(shū)》影印本的市場(chǎng)前景頗有信心——版本獨一份,價(jià)值突出,公眾期待較高;自帶流量和話(huà)題,營(yíng)銷(xiāo)成本較低,做到客戶(hù)明確、精準供給,就能減輕銷(xiāo)售壓力。今年初,宋學(xué)娟帶領(lǐng)團隊參加2024北京圖書(shū)訂貨會(huì )。文溯閣《四庫全書(shū)》全套影印出版工作頗受關(guān)注,不僅有高校、圖書(shū)館、文博機構的負責人,還有銷(xiāo)售商和個(gè)人前來(lái)咨詢(xún)。“據市場(chǎng)調研,不少圖書(shū)館、藏書(shū)機構等正虛位以待,靜待‘四閣四庫合璧’。”宋學(xué)娟說(shuō)。“在做好保護工作基礎上,我們將深入挖掘文溯閣《四庫全書(shū)》價(jià)值,努力在信息服務(wù)、文化創(chuàng )意、文旅融合上求突破,讓這座資源寶庫在新時(shí)代活起來(lái)、用起來(lái)。”讀者出版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(shū)記、董事長(cháng)梁朝陽(yáng)表示?;罨檬淄凭x本,開(kāi)發(fā)文創(chuàng )產(chǎn)品,讓更多人領(lǐng)略古籍魅力“宣傳推廣古籍的文創(chuàng )產(chǎn)品,既要開(kāi)發(fā)周邊,更要聚焦古籍本身。”甘肅省圖書(shū)館館長(cháng)肖學(xué)智說(shuō),不妨跳出杯子、本子、袋子等樣式,回歸古籍做文創(chuàng ),出版精選本圖書(shū)。汪受寬介紹,《四庫全書(shū)》歷來(lái)有“典籍總匯,文化淵藪”之譽(yù),不僅囊括了從先秦至清代乾隆中期之前中國歷史上的主要典籍,而且涵蓋了中國傳統學(xué)術(shù)文化的各個(gè)學(xué)科門(mén)類(lèi)和各個(gè)專(zhuān)門(mén)領(lǐng)域。“卷帙浩繁通常也意味著(zhù)無(wú)從讀起,從這個(gè)意義上講,讓‘高冷’的古籍變暢銷(xiāo)的書(shū)籍,就是好文創(chuàng )。”肖學(xué)智說(shuō)。啟函盒、取夾板、解束帶,《文溯閣四庫全書(shū)影印精選》露出真容。翻開(kāi)書(shū)頁(yè),映入眼簾的楷書(shū)溫潤大方、賞心悅目。每頁(yè)8行、每行21字,雖是手抄,可字的大小、間距幾無(wú)差異,工整如打印一般。“共計40卷,分為3函、5種、18冊。”肖學(xué)智介紹,為突出甘肅文化特色,這套影印精選本甄選了文溯閣《四庫全書(shū)》子部所收古代隴人著(zhù)作兩種——《潛夫論》和《拾遺記》,另外還有《文房四譜》《法書(shū)要錄》《畫(huà)史會(huì )要》等書(shū)畫(huà)藝術(shù)史經(jīng)典作品3種。這樣一套精裝古籍,俘獲了不少讀者的心。“自去年5月出版發(fā)行,迄今已銷(xiāo)售680多套,平均每天銷(xiāo)售約2套,這在古籍中銷(xiāo)量不低。”甘肅省圖書(shū)館文創(chuàng )中心負責人介紹,甘肅省圖書(shū)館10多年前就曾出版《影印文溯閣四庫全書(shū)四種》,暢銷(xiāo)至今,共售出5600多套。“優(yōu)質(zhì)的古籍,就是優(yōu)質(zhì)的文創(chuàng )。”肖學(xué)智說(shuō),近年來(lái),甘肅省圖書(shū)館以文溯閣《四庫全書(shū)》為素材,從其包裝方式、撰寫(xiě)格式、用色寓意、人文理念等角度汲取靈感,推出了一系列文創(chuàng )產(chǎn)品,“目前,我們正挖掘文溯閣《四庫全書(shū)》中的龍元素,即將推出特色伴手禮。”“古籍活化,不能止于開(kāi)發(fā)文創(chuàng )產(chǎn)品。”肖學(xué)智說(shuō),為了讓更多人樂(lè )于走近文溯閣《四庫全書(shū)》,領(lǐng)略古籍魅力,甘肅省圖書(shū)館打造了多個(gè)文創(chuàng )場(chǎng)景——線(xiàn)上,推出“文溯·隴跡”等專(zhuān)欄,在“云”上賦予古籍新話(huà)題;線(xiàn)下,建成甘肅省圖書(shū)館文溯閣《四庫全書(shū)》藏書(shū)館展廳,讓參觀(guān)者沉浸式體驗纂修、流傳、保護、發(fā)展等歷史場(chǎng)景,與“書(shū)”同行……“我們舉辦的‘千古巨制——《四庫全書(shū)》展’是國內較早推出的《四庫全書(shū)》專(zhuān)題展覽,至今已在全省50多個(gè)圖書(shū)館流動(dòng)展出。”肖學(xué)智介紹,今年3月,省圖書(shū)館還啟動(dòng)了專(zhuān)題展覽進(jìn)校園活動(dòng),未來(lái)還將推動(dòng)展覽進(jìn)社區。年輕讀者馬瑛正是通過(guò)這個(gè)展覽認識了文溯閣《四庫全書(shū)》,并買(mǎi)了一套《影印文溯閣四庫全書(shū)四種》。“帶回去,讓更多人了解我們的典籍瑰寶。”馬瑛說(shuō)。今年,甘肅省出臺《關(guān)于以“八個(gè)一”文化品牌為抓手全力推動(dòng)文化傳承發(fā)展的實(shí)施方案》,其中一個(gè)“一”即為“一部《四庫全書(shū)》,讓中國古典文化活起來(lái)”。實(shí)施方案提出,加強文溯閣《四庫全書(shū)》保護傳承、整理研究、數字轉化、版權開(kāi)發(fā)、活化利用等,激發(fā)古籍保護利用活力。“影印出版,是活化利用的第一步。”肖學(xué)智說(shuō),未來(lái)還將建設完整、好用的數據庫,研發(fā)音視頻等產(chǎn)品,讓文溯閣《四庫全書(shū)》的“數字分身”走進(jìn)千家萬(wàn)戶(hù)。

          來(lái)源 | 人民日報客戶(hù)端

          甘公網(wǎng)安備 62010202002364號

          1. <sub id="trxdp"><td id="trxdp"></td></sub>
              1. 91av视频网址你懂的久久电影网_久久国产精品视频色国产精品一区在线观看_国产精品亚洲精品日韩动图国产日韩欧美_亚洲国产精品成人综合久久久